在成外,有件有意思的小事儿,就是不论年龄如何,称呼某位老师可能都会习惯性地以“姓氏+老”来称呼,比如本篇中我们的主人公陈中樑老师,在校园内,大家都称其为“陈老”。对于我们这些年轻的后辈们来说,同事们见面打招呼,若是被称呼为“某老”,感觉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的,确切说应该是惭愧。一是年纪尚轻,二来最重要的是学识修养方面还远不够被冠以长者之称。而陈老,却真的是具有名副其实的长者之气的,望之俨然、即之也温......和他面对面,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那份书卷气与浩然正气会令人倾醉与折服。


微信截图_20191114215939.jpg


爱心匠心,德艺双馨


Q:

陈老,您是什么时间开始参加学校工作的?

A:

我是1980年从事教育工作的,距今快40年了。


Q:

 我们知道在您年轻时的那个时代,整个国家知识青年的数量还是很有限的,那时的您为什么会选择投身祖国的教育事业呢

A:

我年轻的时代,由于历史的原因,知识分子很少。我自幼喜欢学习、热爱科学、尊重知识,敬畏老师。我的导师们的人格魅力、教育情怀、敬业精神、渊博学识令我仰视,正是他们的榜样效应引领我选择了教育事业。一路走来,尽管辛苦,但我在兹爱兹,无怨无悔!


微信截图_20191114213352.jpg

Q:

您从教的这几十年间也正好是我们国家发生巨变的重要时间节点,那么从您个人执教的经历和体会等角度来看,巨变社会下的学校教育是否也在经历着巨变?

A:

我从教四十年来,也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,否极泰来,我国的教育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,特别是恢复高考制度以来,我国的教育事业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人才,功不可没。但长期以来我国教育走入了一个误区,那就是忘记了我们教育的初心,十分功利地在大搞应试教育。我们应该加强学习,更新育人理念,厘清健康、德商、情商、智商的关系,不忘教育初心,真正回归到立德树人的素质教育上来。


Q:

面对如今“自我个性”越来越强烈的各路孩童,您认为现在的老师们应该如何因材施教?

A:

我认为我们要做到以下三点:

一、教育的初心是什么?教育的初心就是立德树人。我们应该不忘初心,更新人才观,一个优秀的中学生不能只是成绩好,不能一好遮百丑。我认为:贫富差异,本质上是教育的差异。当富人已经转变教育方向,开始培养能够更好适应社会的复合型人才时,穷人却走起了十年前富人的弯路:只求成绩,不求其它。我们既要关注学生的成绩,更应关心学生的成长。我们要坚持立德树人,以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己任。我们应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,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,围绕凝聚人心、完善人格、开发人力、培育人才、造福人民的工作目标,认真进行素质教育,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。秉纲而目自张,执本而末自从。这是个教育方向问题,它直接影响教育生态,必须拨乱返正。

二、我们要在坚定理想信念、厚植爱国情怀、加强品德修养、增长知识见识、培养奋斗精神、增强综合素质上下功夫,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基。

三、在教学过程中,要充分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,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,因材施教,注重教育规律,了解学生的生理、心理特点,弘扬主旋律,传播正能量,传承文明、传授知识、培养能力、引领发展。做为教师要关爱每一位学生。既欣赏盛开的鲜花,又善待迟开的花苞。对迟开的花苞要遵循生长规律,不要拔苗助长,不要急功近利,要细心呵护,要找到“生长点”和“花期”,静待花开。要关怀生命、关注生长、关心生态、关切生机。不在乎早开或迟开,而在于是否有生机。我认为:教育的快乐在于尊重孩子固有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激发自主学习的兴趣,在不断追求新知中体验人生的快乐;在于助推孩子综合素质的拓展、人生品位的提高和生命价值的升华。


微信截图_20191114213311.jpg

Q:

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的学期期末,您亲笔手书、叙述故事,给班级的每一个孩子都量身订制了专属于TA的成长记录报告......这一举,在学生心中,是殷厚的爱;在家长眼里,是满满的感动;而我们这些后辈教育工作者们,于此更是感受到了所谓的“情怀”二字......最后一个问题,您对“教育情怀”四字作何解读?

A:

我对“教育情怀”的解读就是两个“心”。即:用“爱心”育人、用“匠心”教书。爱是教育的底色。用爱心育人就是要做到以爱动其心、以严导其行,做一个有温度的教师;用匠心教书就是要做到发扬“工匠”精神,我一直认为:“课比天大”,要一丝不苟,严谨治学,精益求精,要让学习在教学中真实的发生,做一个有智慧的教师。 “师德居高处,传厚德之道,大匠运斤,璞玉浑金精雕细琢;学问争上游,播载物之理,良骥披鬃,皓章彩笔锦上添花。”



在定本期主题至访谈期间,我的心情都是忐忑的,面对这样一位育人四十载、阅历深厚的长者,以我的笔力,是远不能呈现其为人师者生涯之厚重风采的。

微信截图_20191114215746.jpg

三年前在新教师的入职培训会上,初见陈老,那时他着一八、九十年代流行的那种纯棉白色圆领老头衫儿坐我前排,满身质朴,乍一瞅,以为是邻家大爷,但那份内在涵养的气场和能量在当时确确实实是能感知到的。后来在工作中又见了穿正装的陈老,那份精神和帅气丝毫不因年长而有减。我和陈老各分属于学校的高中部与初中部,平日工作中,并无太多交集,我所知道的是:这位老师,在学生面前能够不怒自威、拥有一手极为漂亮的书法;我亦能感知到的是,这位长者,怀具淡泊的情操、刚直的品性,于校园中自成一道风景。



2019年11月18日

2019年四川省书法水平测试攀成外考点一瞥!
攀枝花市成都外国语学校礼聘教职工!

上一篇

下一篇:

爱心匠心,德艺双馨---攀成外教坛长者陈中樑老师专访!

添加时间